叙述苍凉境界

2010-06-05

 方舟

在传统绘画中,工笔画作为源远流长的一大支脉,在宋以前一直昌盛不衰。但随着文人水墨画的兴起,工笔画的发展渐趋低落。进入近代,由于中国画革新的基点建立在水墨领域,工笔画又成了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建国后,情况始有好转,新的题材,新的造型手法的融入使工笔画的面貌大为改观,但仍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工笔画不被重视的地位。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几年来,工笔画出现复兴的势头,一大批有才气的中青年画家活跃在这一领域,致力于这一领域的开拓和探索,使工笔画在整体上呈现一种积极进取的繁荣景象。  

吴团良正是近年崛起的当代工笔画家行列中引人瞩目的一位。他的工笔画既有当代工笔画所共有的现代品格,也有他自己不同于别人的个性特征。吴团良的画,多以草原生活为母题,但却不以再现草原风情为目的。他的画予人更多的感觉是情绪的,精神的,心灵状态;而非叙事的,描述的,客观再现的。由于他本人就是北方少数民族(达斡尔族)中的一个成员,长期接受民族文化濡染,所以特有的草原文化在他意识深层留下的“沉积物”便很自然地显现在他的作品中。草原已成为他“心灵故土”,他所有的灵感都来自这片土地。那千丝万缕的血缘联系,使得这片故土和生存于其上的一切都成为他心灵的象征物。那充满野性之美和高度警觉的生命状态,那空灵神秘的空间氛围,那仿佛是北方少数发族在长期的历史征战中遗存下来的特有的沧桑感和苍凉境界,实际上都是画家那极度敏感的灵的体现与象征。每一幅画面都是按照心灵的需要生发与扩展开来的,他从不将自己囿于对客体的单纯再现之中。因此,他的表达不仅是富于激情的,而且是符合“心灵自由”的原则。   

在表现手法上,他的画没有偏离工笔画的传统规范这个大框架,但又能融入新的造型观念和技法。形的适度夸张,线的装饰趣味,色彩的协调统一,这些既与传统工笔画保持着某种血脉联系,又在总体风格上与传统工笔画拉开了距离。很观用“闲适清雅”或“富丽工整”这样一些习见用语来概括他的画路,他的画松动空灵,放逸粗犷。但松动中不乏严密,粗犷中又蕴含着精微。 虽然这种“严密”和“精微”还大有考究和完善的余地,但是,吴团良的工笔画,其现代品格和个人面貌已是无可置疑地确立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