肤色与水墨:团良新作欣赏

2014-05-26

 

贾 方 舟 

团良将他最近画的一些水墨发给我看,眼前不觉为之一亮。

团良出生在呼伦贝尔草原,熟悉放牧和狩猎生活,他的艺术也一直以草原生活为主题。多少年来,轻车熟路,顺手牵羊,画画已无障碍。一个画家要达到这种境界很不容易,但真到了这种地步又很值得警惕。所以郑板桥发出“画到生时是熟时”的感慨。一个画家如果长期关在画室不厌其烦地画自己早已滚瓜烂熟的“老三样”,倒真值得怀疑他是一个画家,还是一部会画画的机器。因为一个可以称之为画家的,必是有感觉之人,必是能不断把新的感觉诉诸于画面的人。

团良的新作能让我眼前一亮,就是因为他一反过去司空见惯的题材,用水墨画起了黑人。记得当年石虎一趟非洲之行,回来画了一批表现黑人生活的作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团良这批表现黑人妇女生活的作品,同样令人印象深刻。其原因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一是黑人妇女的形象本身非常之强烈,身姿健硕,丰乳肥臀,充满生命的张力;二是黑人很适合水墨这一特殊媒介,其肤色与墨的机缘实为天赐。但黑人的肤色又不是简单的黑,所以团良在处理不同肤色时找到它们之间的“微差”;三是团良在表现这些女人体时放弃用线造型,只用层次丰富的类似没骨的拓印手法来表现,更凸显出体态之风韵;四是抓住黑人妇女的服饰在色彩上的强烈对比,以及佩戴首饰的耀眼细节。所有这些特征,造就了团良画面的新格局,让人感到耳目一新,甚至由一时的陌生感产生一种疑问:这是团良所为?

一个富有创造力的画家,就是要有勇气不断挑战自己,不断向新的感觉领域进击,不断让他的观众产生陌生感,不断让喜欢你艺术的人对你刮目相看,永远不能让你的艺术在他们的眼中产生审美疲劳。

这就是团良的新作留给我的可贵印象和可珍惜的感受。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